前天清晨因為狗狗臨時出事, 我們不敢離開廠房, 一直到清晨五點才回到家. 回到家也一樣要帶我們自己的狗狗出去散步走路, 也要打掃清理. 等到要休息睡覺的時候也是七八點了.. 才睡了一兩個小時又要起床開始忙了, 也因為擔心廠房裡的狗狗, 不太敢睡, 等著舒跑爸的電話..

下午應該要睡午覺休息的, 結果跑去了台北處理一些事情, 沒有睡. 回到林口, 本想睡一下, 結果隔壁鄰居跑來聊天聊他的狗狗. 連休息一下的時間也沒有, 回家帶狗狗出來大小便, 散步, 趕著又去廠房了..

昨晚一點多, 我整理好全部, 我打給 eddy, 我跟 eddy 說, 我不行了, 你過來帶多多出去走走吧. 我抱著狗狗的點心, 掛了電話, 睡著了. 快兩點的時候, 我突然驚醒, 看到 eddy, 我呆呆的問他, 現在幾點了?  我怎麼睡著了?  多多運動了嗎? 裡面的鍋子洗了嗎? 肉都裝盒了嗎? 他說, 我都弄好了, 他來都快一個小時了. 他走進來的時候, 狗狗這麼吵你都沒有聽到? 我說~ 沒有. 完全空白 !

我抱著我的狗狗點心, 他說你是發過點心了? 還是還沒有? 我說還沒, 只是抱著睡著了..

發完點心, 我們買了 7 -11 的便當, 去透天中途那裏吃. 才吃完我又睡著了.. 結果又在椅子上睡到 7 點. 睡了 3 個小時.

今天下午應該留在家裡休息, 結果, 昨天臨時電話來, 我要去銀行處理貸款的事情. 有些狀況需要跟銀行談. 自己必須親自跑一趟台北. 看來~ 又不能睡了..

現在只要 "一晚" 沒睡, 我兩天都會處於 "疲憊" 狀態. 看來真的要乖乖的吃一些保養品了..

~~~~~~~~~

開心的是, 圓圓的尾巴沒有事, 只有擦傷. 破了一大片的皮. 現在帶著頭套等結痂. 還好, 真的是還好沒事. 要不然我真的一輩子都覺得對不起他..

而那天晚上 "極度行為異常", "發燒" 的沙皮狗狗. 第二天整個頭腫的看不到眼睛, 鼻子. 連沙皮所有的 "皺褶" 都腫起來了, 變成蘋果臉. 我們也不知道到底怎麼了, 請醫生過來處理, 也打電話給其他醫生, 也有先讓他吃消炎藥. 醫生說我沒處理措, 應該是碰到甚麼東西過敏了. 可是我們怎麼也想不透是甚麼. 他吃的東西一模一樣, 吃完飯後就睡覺, 是半夜突然變這樣. 到底是碰到甚麼? 吃到甚麼讓他過敏?  真的想不出來.

後來我們的醫生來了, 他檢查了他的臉, 他找到了一個小小的傷口破洞, 我們懷疑是蟲蟲咬到的. 不是蜘蛛, 就是螞蟻. 因為那天晚上剛好 eddy 再殺蜘蛛, 會不會有一隻到處爬, 誤咬了沙皮呢? 還是螞蟻? 還是其他的昆蟲呢?

最後, 醫生打了抗過敏針, 消炎針. 我們也幫他帶上了頭套. 不要讓他再抓了, 也不要讓他的傷口碰到其他東西. 他整晚坐著, 不知道要怎麼睡覺. 突然一樣東西帶在他的頭上.

這個沙皮是雙眼完全失明, 根本不知道怎麼會有東西. 是甚麼東西再他身上. 他好緊張. 不敢睡覺..

希望這兩天能快點消下去. 我也緊張. 他的腫成這樣..

 

    全站熱搜

    doghome1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