昨天我的鄰居打電話給我, 問我還有沒有幫狗狗煮菜, 做飯..

有~ 當然有.

咪咪剛走的那兩天, 我是整個人恍惚, 沒有停止的哭. 一邊做飯, 一邊想著咪咪現在應該再幹嘛, 一邊流著淚. 但是我是一個有很多狗狗的媽咪, 咪咪走了, 我還是要照顧其他的狗狗. 我寵愛咪咪, 我一樣也愛我們家的老米爺爺, 一樣也疼愛我家的傻妞~ 啦啦. 也關心我家的另一隻小米妹妹~ apple. 廠房還有生病的腫瘤黃金要注意, 有著需要急速增肥的米格魯妹妹~ 恩熙. 因為他要準備開乳癌的刀, 但是過瘦, 醫生不願意現在開刀. 還有等著我弄飯的狗狗.

我很想把自己關在家裡, 隨著自己的心情放聲的大哭, 不想去壓抑著自己的痛, 不想去隱藏著自己的眼淚. 但是我最多能夠不說話, 讓自己靜靜的把痛放在心理. 事情做完後, 一個人的時候, 才放聲大哭. 因為我身上還是揹著 "責任". 自家狗狗的"責任", 別人託付的"責任". 不管我再怎麼痛, 不管我再怎麼想隨時隨地的大哭, 我還是要注意我家的老米爺爺最近呼吸越來越喘. 還是要清理他們的大小便, 還是要拖地, 還是要做飯給他們吃.

剛走的那幾天, 剛好下著超級豪大雨, 有一個晚上, 我心痛到讓自己淋著大雨, 清晨四五點慢慢的從廠房走回家. 一邊嚎嚎大哭, 一邊對著上天吼 "為什麼, 為什麼, 為什麼? .....", 一邊淋著大雨, 我那時希望能讓這場大雨把自己的痛大力的沖掉. 洗掉. 但是~ 沒有. 心還是一樣的痛. 回到家, 我換掉濕掉的衣服, 帶著哭腫的雙眼, 開車去市場買菜, 因為家裡的狗狗, 廠房的狗狗要吃鮮食. 還是要煮飯.

 

心痛是一定的, 不哭是不可能的. 但是責任還是有的.

不管我再做甚麼事情, 我心裡隨時隨地的都再想著咪咪. 想他現在應該再做甚麼. 有人告訴我, 他現在應該在彩虹橋那裏, 跟著其他的小朋友一起玩. 有人說, 他走不了, 他離不開家裡, 因為我一直哭著讓他掛心走不了. 我很想知道, 咪咪現在到底在哪?

有人說, 咪咪要趕快去投胎, 我說我不想要咪咪去投胎. 我希望他能ㄧ直陪著菩薩, 或是陪著我. 因為我怕他投胎後, 還是狗狗, 遇到一個壞心的主人, 會不會虐待他, 最後把他丟了, 他露宿街頭, 到處流浪找東西吃, 最後去了收容所呢? 如果他投胎做人, 我怕他到了一個不好的家庭, 爸拔媽咪是變態, 或是家教不好的家庭, 更或是一個生學壓力很大的家庭, 他要不停的讀書, 考試, 然後考大學, 碩士, 之後找不到工作, 自暴自棄, 就算咪咪變成了 "人", 他還是一樣不開心. 

我朋友說我想太多了, 想太遠了. 我說, 那個媽咪不是這樣?! 生了一個小孩, 才幾個月大, 已經開始幫他規劃他以後的人生, 存他以後要用的教育費, 他的未來金錢規劃. 咪咪就像是我自己的小孩一樣, 當然也會希望他就算走後, 他是快樂的. 他的來生不是那麼的坎坷.

 

我一直很自責, 咪咪是不是我沒有照顧好, 才得了癌症. 我也很怨天, 我家其他的狗狗, 自己救援的狗狗, 就算醫生再怎麼宣告不治, 我還是跟死神拔河的把他們拉拔回來, 為什麼我最愛的咪咪卻沒有. 就這樣被帶走了..  人說善有善報, 惡有惡報, 那是我做了很多的壞事? 上天逞罰我? 讓我這樣的心痛.   eddy 說, 那是基因的問題, 也許他身上就已經帶著這樣的基因了. 是他先天的, 是天生的.

 

太多的 "為什麼" , 太多的 "無解", 這樣的痛, 沒有解藥, 沒有忘憂水, 也沒有忘憂草. 只有時間才能讓這個傷痛平息. 慢慢的修復. eddy 說, 那到收容所看看有沒有像咪咪的米格魯, 我說, 不可能吧. 我看過快要 100 隻的米格魯了, 都沒有一隻像咪咪的, 更沒有一隻有他這樣溫柔個性的. 也沒有一隻像他這樣乖巧的. 可能是因為我們家的狗狗從不到一歲就開始吃素吧, 個性都是溫溫的.

 

廠房的狗狗一樣要送養, 一樣要找家, 也希望他們能有機會, 到一個好愛好愛他們的家庭理, 讓他們的媽咪隨時隨地的牽掛著他們.

 

 

全站熱搜

doghome1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