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一直不敢, 也不想去回想過去這 10 幾天的日子, 深怕一回想, 再回去看照片, 讓自己壓抑下來 "不要哭" 的心情又開始波滔兇湧起來. 眼淚也會忍不住的決堤. 

 

Apple 的後半段記錄我一直放著, 希望能讓自己心情平靜一點再寫..

過了好幾天了, 本以為自己應該好多了 ..

沒想到~ 我還是一邊寫著, 一邊痛哭, 一邊看著照片, 一邊懊悔自己怎麼沒多帶他出去走走..

 

 

 

***************************

過年前一個多星期, 生活周遭的朋友, 認識與不認識的人, 看到的人, 事, 物都是帶著歡慶一年中的最大節慶的心情和表情, 到處都是掛著充滿的喜氣洋洋, 閃閃發光的金色, 紅通通的大紅色, 而耳中聽到的都是歡愉的歌聲, 談話, 總離不開~ "新年快樂", "要過年了", "要去哪玩", "要放假了"..

 

而我過年前的幾天, 每天卻是上緊發條, 帶著緊繃的神經, 眼睛能看到的時候, 盡量不要離開我家米妹妹 "apple", 還有 "eva" 身上. 眼睛不時的看著他們的神情, 舉動, 眼神. 只要一個皺眉頭, 一個動作, 我都要確定他們兩個是不是處於 "不舒服', 更或者是 "疼痛" 的狀況. 一有不舒服, 疼痛的臉, 眼神, 類固醇, 止痛藥馬上塞進去. 讓他們還能維持正常的生活品質.

 

過年前, 類固醇, 人吃的 "神經止痛藥", "肌肉鬆弛劑" 都買好10天份, 備著了, 深怕過年期間找不到醫院, 找不到藥局, 他門疼痛難當的時候, 我還可以盡可能的先幫他們止痛..

也跟我們的醫生確認他過年期間是否外出, 很心酸的也問了 '懷恩園" 過年期間是否照常營業..  (一邊問, 一邊讓自己不要哭..., 心理想著, apple 能挨的了過年嗎?)

 

~~~~~~~~~~~~~~~~~

當 apple 情況惡化的時候, 每天, 鮮血不斷的從他的陰部流出..

而我幫他清理的時候, 看到紙巾上面的血, 心理好痛好痛, 覺得自己的心也再滴血..

DSC_3696

DSC_3680

DSC_3679

 

當下真的快要崩潰了..

DSC_3699

 

apple總是默默的, 安靜的, 緩慢的拖著腳步走到外面去尿尿, 就算他在怎麼痛, 從沒有聽過他 "唉" 一聲..

他 從沒讓我聽到他的痛苦聲, 也努力的自己忍住. 怕我難過, 怕我傷心..

笨小孩, 我怎麼會不知道?  我天天看著你的臉, 看著你越來越無神的眼睛, 我怎麼會不知道你痛....

DSC_3704

 DSC_3708

 

走回來, 慢慢的趴下來曬曬太陽, 讓自己休息一下, 其實他很痛..

DSC_3717

 

怎可能會不痛?!

DSC_3719

 

原本胖胖的 apple, 最後瘦的剩下了骨頭和皮..

 DSC_3710

 

腫瘤已經長到肚子了, 應該是腸胃的部分..

這也是讓他連吃的能力都沒有了, 罐甚麼, 吐甚麼..

apple 肚子腫瘤

 

最後幾乎都是灌嬰兒泥配著止痛藥...

能灌多少東西就多少..

做媽咪的總希望自己的小孩是美美的走, 總希望他能吃多少是多少..

想吃甚麼? 我都給你..

但是甚麼都沒有辦法讓他吞下去了..

DSC_3755

 

~~~~~~~~~~~

apple 的癌症在他離開前兩三天內急速的惡化到谷底. 癌細胞轉移.

轉移前一晚, 我還陪 apple 散步走了一個多小時, 他還想走, 是我自己走不動了, 跟他說, 我們明天再走, 明天媽咪帶你去走公園.. (應該是迴光返照吧, 突然間精神很好, 體力很好~)

 

現在想起來好後悔, 當時應該繼續陪他走走的..

那時總覺得我家 apple 應該可以再繼續活著的, 可以再活個數把個月..

怎知~

第二天早上, 他幾乎沒辦法走了...

他也是慢慢爬起來, 一拐一拐的拖著他疼痛的下半身去外面尿尿.  

 10991366_770172559719043_8683625857060828734_n

 DSC_3691

 

  

這些天, 近乎崩潰的心情, 點點滴滴, 唯一能發洩的方式是貼上臉書..

~~~~~~~~~

2/15  凌晨 12 點多..

菩薩 ~如果你聽的見我的祈求

請你幫忙 ,讓Apple 早點走吧 …

我不想看她這樣痛苦 ,我更不想面對明天是不是該讓她安樂 …

⋯⋯

Apple 超乖巧 ,是個超安靜的米妹妹 …

在繁殖場生了這麼多年 ,被打了無數的催情針 …

她該受的折磨也該受夠了 ,別讓她再苦了 !

她痛 ,我也痛啊 …

她苦 ,我更苦 …

請你幫忙 ,帶她走 …

 

(皺著眉頭, 疼痛的身體, 我看了好心酸~)

10991361_771788556224110_73531213182115219_n 

 

第二天早上, eddy 帶 apple 去醫院吊點滴 + 止痛針.. (醫生給了兩針止痛針, 叫我們晚點自己打)

 準備去吊點滴

 

apple 努力的撐著去尿尿, 喝水.

eddy 也順便幫他打止痛..

DSC_3761

 

 

隔天早上又去吊點滴 + 止痛針 . (醫生一樣再給兩針止痛針)

已經攤掉了, 站不起來了..

連頭套都不用帶了, 因為他根本沒力氣可以抬起來.

 吊點滴

 

回來後沒有幾個小時, 開始痛到狂吐, 噴屎噴尿..

他沒辦法站起來, 用前腳的力氣, 讓自己爬出睡盆, 離開自己的大便..

(我當時整個很慌的幫他清理, 沒有拍照, 也沒有想到要拍這麼悲慘的狀況, 但是那個畫面深深在我腦海裡, 他和我都痛苦~)

 

肚子空的, 吐的都是口水..

DSC_3773

噴屎..

DSC_3771

我馬上幫 apple 清乾淨, 把他的衣服都脫掉, 全髒了..

 

eddy 又幫他打了一針止痛..

eddy 說, 安樂吧. 讓他走吧, 他已經痛成這樣了..

我聽到狂哭, 大哭..  我知道我沒有選擇了..

 DSC_3766

 

止痛針打了, 可是怎麼樣, apple 還是痛的腳抵著睡盆, 忍著他的劇痛..

我知道時間到了, 止痛針已經沒有辦法了, 也沒有希望了, 唯一能讓 apple 停止所有的痛苦是幫他提早離開..

我也知道 apple 應該是當天晚上半夜的時候會走了, 因為癌細胞已經到了肺部了, 癌細胞也急速的啃蝕著他的器官, 他的身體內部. 這種劇痛會讓任何狗狗哭嚎, 我不要 apple 活活的痛死, 也不要最後是缺氧窒息而死..

 

 

我當下連絡了醫生, 請醫生盡快到我家裡幫apple 做安樂..

我和 eddy 也馬上帶著 apple 回家, 我希望apple 能在他最熟悉, 他最放心的地方離開.. 

 

他的 "家".. 我們的 "家" !

 

安樂前, 我幫apple換掉所有的髒東西..

每片幾乎都是帶著鮮血的排泄物..

DSC_3778

 

等著醫生來, apple 回到家, 心情也穩定些, 他很愛這個家..

 

DSC_3775

DSC_3777

 

 

也很謝謝醫生, 百忙中, 趕到我家來, 陪著我的 apple 睡著. 才慢慢的打下讓他離開的那一針..

當時我已經完全崩潰, 醫生也不願意我看到 那針, 當 apple 已經完全熟睡, 聽不到我說話時, 叫 eddy 把我帶遠一點..

我沒有拍甚麼照片, 我怎麼拍的下醫生打針的那一刻呢? 

我心都碎了..

 

當醫生打下麻藥, apple 開始昏迷, 卻還沒完全睡著時, 我在他耳邊告訴他好好的去找菩薩, 去找走了兩年的咪咪, 陪著阿咪..

我摸著他, 抱著他, 親著他, 我深怕自己哭出來, 讓他難過不能走. 我輕輕的跟他說, 我好愛好愛他. 我對不起沒有好好的照顧他到老死, 卻讓他得癌症, 也太晚才發現..

好多的對不起, 好多的道歉, 好多的懊悔..

 

apple~ 媽咪真的好想好想時間倒轉, 早點發現你有癌症..

媽咪唯一能幫你的就是讓你不要再痛痛了..

讓你用最安詳, 最美麗的臉蛋睡著去找菩薩..  

 

2/18  我親自送走了我的小蘋果..

在小年夜 (2/18), 我逼不得以, 為了讓他能不要再痛苦, 唯一能幫他舒緩所有的苦, 就是幫他早點睡了..

DSC_3780

 

~~~~~~~~~

臉書上~

 我明明做對 ,為什麼心中還是這麼慌 ,這麼難過 ,這麼痛 !

眼淚一樣流不停 ?!

做對事情 ,心裡卻沒有喜悅的感覺 …

⋯⋯

為什麼 ?!

 

~~~~~~~~

apple 的腫瘤走的時候, 已經是整個腹腔了..

DSC_3781

 

apple 離開後, 我不管甚麼習俗, 我還是讓apple 的身體留在家裡, 開著冷氣, 讓他 "過完年" 再走..

他在家裡待了兩天..

初一.. 我們才帶他去火化..

DSC_3795

DSC_3796

DSC_3799

DSC_3800

 

回家了..

DSC_3804

 

也幫apple 買了一顆 "蘋果樹"..

希望我們能種起來, 以後好安葬他..

 

 

我謝謝很多在旁邊陪我走過這幾天的朋友, 還有 eddy.

要決定 "安樂" 是好困難的一件事..

我看著apple 的大眼睛, 我怎麼做的到?  我怎麼說的出口?  我怎麼打的了這個 "安樂" 的電話給醫生? 

但是當時間到了, 我也知道這是最好的選擇, 最好的決定...

 

一路好走..

這句話是多少 "人" 的希望, 同時也希望自己深愛的狗狗能這樣.. 因為他們是我們的 "家人"..

 

但是 "好走" 卻又是那麼的 "奢求"..

唯一讓他走的有尊嚴, 讓他不要痛苦到帶著猙獰的面孔離開, 讓他能用最安詳的臉孔睡著..

是幫他走了..

 

我很痛, 真的很痛很痛..

但是我不後悔. 我知道我的小蘋果不需要經歷一生最痛苦的時刻.

 

 

全站熱搜

doghome1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6)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