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早上, 還在到處打電話調狂犬病針的時候, 看到舒跑爸打來的電話. 馬上接起來..

舒跑爸是無事不豋三寶殿型的人, 打來~ 一定有事. 而且一定是 "不好的事"..

舒跑拔第一句話就說~

那個恩熙走了..

我說~怎麼可能?!昨晚才不吃飯而已, 怎麼今天就走了?!

舒跑爸說~我不知道ㄚ. 剛剛才想恩熙怎麼沒有跟往常一樣鬼吼鬼叫的, 跑去看看, 才發現他在狗屋裡面走了.

掛了電話, 我馬上打給志工. 跟他說~恩熙走了. 他也跟我說的一樣, 怎麼會?!怎麼可能?!你不要騙我.

我說真的, 舒跑爸打來的, 不會騙你的..

掛了電話, 我跟 eddy 匆匆忙忙的衝過去看了..

恩熙真的走了.

536186_10200243160710354_518231972_n  

 

~~~~~~~~~~

昨天晚上, 我到廠房的時候, 舒跑爸跟我說, 恩熙一天都沒有起來. 一直躺在那裏. 我說那他有怎樣嗎?他說, 就是躺著沒起來, 但是還是一樣鬼吼鬼叫的要兇狗. 但是沒有站起來過就是了.

舒跑拔說, 平常他吃飯的時候, 恩熙跟其他米格魯一定是黏在舒跑爸的腳邊, 看能不能等到一杯羹. 舒跑爸說, 昨天他在吃飯的時候, 大家都跟往常一樣的圍著舒跑爸, 但是恩熙就沒有起來過. 還是躺著. 舒跑爸就覺得怪怪的了. 連恩熙要吃藥的時候, 舒跑爸拿東西給他吃, 他也一樣是躺著沒起來. 但是還是躺著吃完舒跑爸遞給他的食物..

我說, 會這樣嗎?我前一天餵他吃飯的時候, 兩次都是跟著我的屁股走. 跟著我手上的鍋子走上走下. 一樣是衝到小屋子裡面吃. 沒有不一樣的地方ㄚ. 食慾一樣的好, 都吃光. 而且兩次的都吃光.

 

我晚上餵恩熙吃飯的時候, 恩熙沒有像往常一樣跟著我走, 我拿到他面前, 叫他進去小屋子吃飯了, 他看我一眼, 沒有動. 但是我發現到他的呼吸很急促, 很喘. 很怪異. 前天晚上, 我也發現他呼吸比平常快了一些, 但是後來在去注意的時候, 又還算正常.

 

可是昨晚看到他躺在睡盆裡的時候, 那個呼吸的頻率不太對. 氣息不穩. 看得出來有問題. 而且~超愛吃的恩熙竟然不吃! 

我馬上拿起電話打給了志工, 跟他說~恩熙不吃. 應該是開始很痛了. 兩人還在電話裡面討論了很久很久, 現在要怎麼辦. 志工很著急, 說要帶他去看醫生. 要醫生幫忙看一下恩熙是怎麼回事. 我說~不是我不帶, 你告訴我, 要帶去哪家醫院?要看甚麼?要醫生怎麼辦? 現在他是"癌症的痛", 不是一般的痛. 現在連醫生給的止痛藥都沒有效了, 你想要我帶恩熙去醫生那裏, 要我跟醫生說甚麼?止痛? 醫生沒有辦法止痛的, 這個痛只有嗎啡才有辦法壓下去. 兩人說話的時候都有點火起來了. 說話都變得有點大聲. 其實兩個都心急, 都想要幫恩熙只痛, 只是兩個都不知道該怎麼幫"癌症"狗狗止痛. ..最後只能說到處問問看, 能不能找到嗎啡貼片.

同時也問志工可不可以外宿, 住到我們這裡幾天, 晚上陪他睡. 陪著恩熙多一點時間. 或是帶恩熙回家住一陣子.

最後, 討論了很久, 決定先再次給恩熙吃一次止痛藥, 外加一顆類固醇. 我試著一口一口的為恩熙吃飯. 我手上挖著一口的罐頭肉, 他很捧場的吃了一小口, 但是後來把頭轉開了, 不想吃了. 我只好用塞的方式讓他把止痛藥吃下去.

這期間, 我試著拿不同的東西, 不斷的想要刺激恩熙的胃口, 恩熙還是一樣把頭轉開.

兩個多小時後, 我又開了一個不同口味的罐頭, 想要試試看. 結果~恩熙轉頭, 一口的罐頭肉掉到地上, 馬上被vicky 從旁邊搶走了.

還是沒有辦法. 廠房也沒有可以用來灌食的針筒. 我還在想明天要帶咪咪用的那個針筒過來, 罐他吃藥..

不過, 這時的恩熙, 他爬起來, 走到了睡盆裡面, 躺著睡覺了. 看到他的呼吸比吃藥前平順了很多, 眼神和神態也比剛剛舒緩了很多. 我想, 如果沒有食慾, 就算了, 明天再來灌你吃吧..

 

我約半夜12點鐘走, 出門前摸摸他. 跟他說乖乖喔, 明天要吃藥喔..

eddy 送完我回家後, 又回到場防接著做打掃清理的事情.. 他走的時候, 恩熙還是一樣躺在睡盆裡. 沒有特別不同.

 

才沒有幾個小時, 我就接到舒跑爸的電話說他走了..

我沒有哭, 不是我不心疼他, 我也知道這是恩熙癌症最後的結果, 我比較意外的是, 走的好快, 好突然. 跟我三個月前才走的咪咪一樣, 好快, 讓我措手不及的走了.

仔細想想, 其實, 這是上天能給恩熙最好的安排.  算是一個最圓滿的結果.

我和志工討論了很多很多次, 安樂的事情. 討論何時是對的時間. 何時該讓他走, 何時是我們覺得時間到了, 讓他走吧..

但是說是說"不要讓他痛苦", 要讓他還沒有痛苦的時候讓他走. 但是"何時是對的時候". 這是我們一直沒有辦法有答案的問題.

但是恩熙跟咪咪一樣, 很貼心, 很讓我們感激, 他們兩個都沒有讓我和志工去面對"何時安樂"的問題. 他們都是時間到了, 自然的病走了. 兩個都是癌症走的小孩.

恩熙的命比咪咪更好一點, 他沒有痛到甚麼, 也沒有特別甚麼潰爛的外傷. 當初醫生有說他的腫瘤之後會潰爛, 流膿流血的. 但是恩熙沒有, 他的只是破皮. 恩熙每餐都吃得精光, 每餐都吃的開開心心的, 每餐都把晚舔得乾乾淨淨的. 只有在走前的最後一餐沒有吃. 而且只有痛一下下, 很短暫的就離開了..

 

下午志工請假趕來送恩熙最後一程. 陪他到火化廠, 陪他到最後..

晚上, 志工也把恩熙的骨灰帶回廠房了.

目前志工不知道該把恩熙放哪裡, 我是覺得恩熙的骨灰回來也沒有關係. 我和 eddy, 舒跑爸都沒有忌諱甚麼. 更何況, 我家的咪咪走後, 骨灰一樣帶回家裡.

我個人是很不喜歡自己的狗狗走後的骨灰必須要放在一個他完全不知道的地方。他們也許曾經是流浪狗狗, 但是現在他們有家, 有我, 有爸拔, 為什麼走後, 骨灰又要被放外面?等於骨灰又去流浪?

我覺得靈骨塔就像一個骨灰收容所, 都是放置不能回家的骨灰, 只是有的獨自住在屋內層架上的一個格子裡, 要不然就是跟很多狗狗一樣住在外面的樹下, 或是跟著一些花一起~花葬(可能還是我不喜歡的花), 更或是放在一個小小有布置的水窪那裏(叫做水葬).

 

恩熙最後的日子是跟我們一起, 他最後熟悉的人, 空間, 還有地方都是這裡, 我想回到這裡也沒有甚麼不妥的.

恩熙在這裡的最後三個月, 謝謝很多人的關心, 一些幫忙他的人.

他在最後的日子, 志工和我也幫他找了很多的保健食品, 只希望能舒緩他的痛, 雖然花費不便宜, 但是我覺得真的有差. 恩熙是走的很安詳, 也很少很少的痛. 腫瘤也沒有爛到惡臭, 也沒有太多的傷口. 只有破皮. 他只有吃了三個星期左右的止痛藥.

這段時間, 一樣廠房到處跑, 衝過去兇狗, 帶著頭套, 衝過來撞過去的追狗, 搶東西吃.

 

我想這是上天給恩熙最好的禮物..... 這一路好走~

 

P1230586  

 

這是一個生命故事的結束..

 

本想和志工一起合救一隻米格魯出來, 是為了紀念兩個曾經一起去看過醫生的癌症小孩, 兩個都是貼心的乖小孩. 但是因為如果是合作關係, 募款和一些事情的處理會很複雜. 會很亂. 所以作罷.

也加上, 上星期看到一隻米格魯妹妹, 才剛想要出手救他出來. 被一個志工看到我想要帶他出來的想法, 他很不同意, 也不贊同我們的中途方式. 我不想跟他吵甚麼, 或是去臉書上面鬧甚麼. 弄得風風雨雨的. 我說我讓出來給他了..

 

緣分吧..

 

 

全站熱搜

doghome1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