兩星期前, 星期六, 一個風和日麗的早晨, 剛好有訪客來, 想認養狗狗, 正當我在跟訪客敘述 "認養" 的事情時, 因為癌症疼痛而趴在地上的黃金妹妹, 突然倒地, 四腿一蹬, 眼睛嘴巴張大, 失去意識, 肺沒有再打氣了, 我衝去摸著倒下的黃金妹妹, 摸著他的心臟, 跟他說, 你好好走吧. 也快點走吧. 太痛了, 別拖太久...

這樣摸著他的心臟, 跟他說著最後的話, 15 秒左右後, 心跳也跟著停了..

黃金妹妹真的累了, 也受夠了癌症的折磨, 最後的一個星期, 吃得很少, 最後幾天, 他沒辦法吃了, 因為腫瘤已經擠壓到他的食道和氣管, 讓他呼吸困難, 連灌食對他來說都很痛苦..

地上都是他吐出來一攤攤的 "痰", 水喝多了, 結果連水都吐出來..

最後的兩天, 看到他的狀況, 真的會讓你看到心都跟著痛起來. 黃金妹妹幾乎沒辦法站起來, 痛到只能趴在地上喘氣. 也沒辦法睡, 止痛針, 類固醇對他來說, 沒有任何的意義......

星期五, 他的主人請假, 帶著他出門, 陪著他一天, 幫他洗乾淨. 帶他到他最愛的水池那裏, 抱著他, 讓他再次碰碰水, 也心理做好  "明天幫他解脫吧" !

星期六, 跟往常一樣是個忙碌的早晨, 我還在裡面忙, 才走出去門口說話, 黃金妹妹選了剛好我站在他旁邊的時候走了..

IMAG1709.jpg 

小胖妹~ 雖然當你踏入這裡的時候, 我知道你沒有剩多久了, 但是當我面對這一天, 看著你這樣疼痛的彈奏著最後的樂曲, 我還是很難過, 會心痛.

終於停止了......

慶幸我有陪著他走完最後的幾分鐘, 也謝謝他的爸拔相信我, 把他最後的時間交到我手上, 讓我們, 還有這裡的狗狗陪他彈奏完他 "生命的樂章"..

他的骨灰, 拔爸也帶回基隆, 他以前常去的河堤, 跟他小時候的玩伴一起了..

(因為這是有主人的小朋友, 我不方便多做形容他最後的日子, 免得主人看了難過, 提醒他這個傷痛~)





~~~~~~~~~~~~~~~~~~~~

上星期六深夜, 星期天的清晨, 剛好一星期後, 米格魯~ 阿魯米也因為 "淋巴腫瘤" 走了........

我不知道是不是因為吃了 "優頓草" 的草藥, 還是他很會忍耐, 阿魯米幾乎看不太出來他正再忍受著 "癌症" 的折磨, 他沒有甚麼痛到喘息, 或是有甚麼痛苦的表情, 或是任何一聲的唉叫.  他是一直消瘦下去, 但是他也還是有把他每餐飯吃光. 直到最後一星期, 我發現他一碗飯要分兩次吃才吃完.

阿魯米後來變的比較 "無力", 不愛動, 也可能是因為種劉剛好長在腿上, 鼠蹊, 讓他行動不方便. 也因為他都有吃完他的飯, 我過於專注於明顯痛苦的黃金妹妹, 我忽略了他的狀況, 只知道他後來比較沒有活力.

直到最後三四天, 阿魯米真的吃得很少很少, 只把青菜肉和伴到罐頭的部分吃掉. 最後第2 天, 他連罐頭的部分都不吃了!  幾乎只能趴著, 動不了了. 我翻了一下他的牙齦, 整個發白, 沒有了血色, 基本上是跟快要走的狗狗一樣. 我其實蠻震驚的, 因為我知道他最近應該比較不舒服, 但是並不知道也是差不多了..

星期五早上我連絡了救他志工, 下午他們趕來看他了. 他們陪了他好一陣子, 也確定如果阿魯米是平常日走, 他們夫妻會請假來陪他走, 帶他去火化. 送他最後一程. 我也很坦白的說, 我覺得應該是這一兩天了, 血色, 行動都不行了.

星期六, 早上他很努力的從裡面出來外面找我, 趴在我旁邊, 看著我. 我很努力的灌藥, 全吐光了, 喝了一些水, 沒多久也吐光了胃裡面所有的藥..

他努力的站起來趴到門旁邊, 看著來來回回, 進進出出, 東奔西跑的狗狗們, 沒有任何的表情, 好像是希望能記住所有的臉孔, 記得這裡的一切. 好像是希望他能帶著所有這幾年住在這裡的記憶離開. 我沒有移動他, 任由他想做甚麼就做甚麼. 當下, 你也會知道, 他也不能做甚麼了. 因為他也沒辦法再站起來了, 他連大小便都是趴在地上, 任由大小便流出體外.

EDDY  和我把他移到睡盆裡, 能擦乾淨的也盡量了. 但是他的括約肌已經鬆弛了, 大小便也失禁了, 沒有辦法清理了.

他一樣靜靜的趴著, 沒有甚麼特別的表情, 只是眼睛一直看著我,

唉 ~ 阿魯米, 我盡力了. 我沒辦法了..

星期六晚上, 清晨一點多, 快要兩點時, 我在去看他一下, 他還是默默的看著我, 沒有甚麼甚麼痛楚的表情. 很安寧的臉, 很平靜的眼神..

我去睡了, 其實我有猜想到, 當我起床時, 他應該走了..

早上 5-6 點時, EDDY 起來煮肉, 我叫他順便去看一下阿魯米, 沒多久, 他回來了. 我問他, 阿魯米是不是走了.

他說是. 可是真的看不出來他走了, EDDY 說他看了很久, 以為他還在睡, 只是好像沒有了呼吸, 才去摸他的身體, 已經硬了......

但是他的雙眼是跟睡覺依樣的閉著, 嘴吧也是閉著, 他的臉跟睡覺依樣的安詳.........

喝了些水, 甚麼都從胃裡吐光了.........

IMAG1809[1].jpg 

脖子上的其中一個腫瘤...

晚上又吐了一次....

IMAG1819_BURST001[1].jpg 

瘦到只剩骨頭...

IMAG1821[2].jpg 

已經清過一次了, 換了盆子, 又拉了一次....

IMAG1829[1].jpg 

幾乎都是這樣趴著...

有時臉會朝不同方向..

IMAG1826[1].jpg 

阿魯米也算是睡走了.....

很安詳的睡走了, 他從沒有用過止痛針, 止痛藥, 更或是任何的藥物. 他只吃過草藥去紓緩他腫瘤的發炎, 還有去熱.

1447766964111[2].jpg 


火化後的阿魯米, 志工問我可不可以把阿魯米的骨灰放在我們這裡, 因為他回他當初那個地方, 沒有朋友, 當初養他的老爺爺也早就走了, 帶他回去, 他會很孤單, 他們希望我能讓阿魯米留在這裡, 還能看到他的朋友們..


阿魯米就安葬於這裡了........

IMAG1859[1].jpg 

全站熱搜

doghome1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